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最后的心愿

来源:新民晚报 | 简平  2019年05月14日07:57

母亲病重的时候,我们将她送去了医院,还想方设法让她住进了急诊病房。我们稍稍放下心来,以为这里设备齐全,医护人员始终都在工作状态,病人可以得到及时的治疗。我们对母亲说,这里要医生有医生,要设备有设备,救治条件完善,你就在这里安心医治好了。虽然经过输液,母亲退烧了,血压也已回升,但她在看到自己的检查报告后,得知肝肾功能已经衰竭,于是,出人意料地提出办理出院手续,这让我们很是惊讶。别的病人病重时,总是想着能去医院,但母亲偏偏与别人不一样,她认为当生命进入倒计时后,应该放弃无谓的抢救,回到家里,在亲人的陪伴下,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我们没有同意。

不日,母亲的病情急转而下,再度高烧,没有小便,黄疸增加,血小板锐减,医生下了病危通知。母亲浑身难受,既不能躺,也不能坐,整个人趴在病床前头翻下来的用餐架上。她把我们叫到身边,要求即刻回家。她说,我知道自己情况不好了,但我不愿意这样待在医院里,我不害怕什么的,我活得心满意足,现在只想回家去。我们不断地宽慰她,但母亲却越喊越响:“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们听了,揪心之至,但我们三兄妹觉得谁也做不了这样的决定,我们还是认为应待在医院,这里有所有的抢救设施,一切都可以应对。

时间已经入晚。已经一整天趴在用餐盖上,叫着要回去的母亲显然已精疲力竭,但她就是躺不下来。她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回去,我在这里一刻也静不下来,这有什么好的!我们心想,我们只是按照通常一般人的做法,觉得病人在医院里才是最稳妥的。突然,母亲跟我们说,我是写过遗嘱的,上面写得很清楚,当病危的时候,不要插管,不要浪费医疗资源,不要用仪器来维持生命,离开医院,在家里安静地离去。虽说之前我知道母亲有过这样的意愿,但我根本没有上心,我以为真到了那一步,就由不得她自己了。所以,母亲此刻的执著让我非常震撼。我问母亲,如果你现在回去,你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会了吗?母亲说,我只要一到家里,立刻就定心了,立刻就能躺下来了。我又问,如果你回家时,在车里躺不下来,只能坐着,你坐得动吗?母亲用坚定的口气说,坐得动。

我听后,立刻明白应该选择什么才是正确的了。我相信,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母亲是会拼尽全力的。于是,我对母亲说,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去,我们一定都听你的,让你满意,我们会一一满足你的心愿。母亲连声说好的好的。这时,我的小妹妹闻听这样的决定,泪如雨下。

凌晨1时30分,朋友的面包车抵达医院,我们先将车子里的坐椅拆掉,然后,用推床将依然打着点滴的母亲推到楼前。当母亲被送入车内的时候,她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真的就像母亲自己所说,她一到家里就平躺了下来。后来,母亲坚持着要我们拔除最后的两根输液管,一根是维持血压的,一根是补充营养的,我们心里很清楚,一旦拔除,那母亲的生命也就终止了。我们当然不忍心,不舍得。母亲安慰我们说,你们不是希望我不要有痛苦吗,所以,我能走得越早才越好;母亲还说其实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一刻也不离开母亲,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和头发,直到听不见她的呼吸。

我想,只有真正热爱生活、珍视生命的人才会如此坦然地面对生死,并主宰自己生命的归宿和方向。不一样的母亲一直说她心满意足,这应是蕴含了她在人生中按着自己的意愿,一次次地安排了自己的生活,永不慌乱,从不冷漠,她将这看作是最完美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