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东风暗换年华

来源:天津日报 | 王本道  2019年05月14日07:49

或许是因了我们的民族脱胎于农耕社会,极度青睐农事稼穑,春种秋收,因此国人的骨子里,爱春、惜春的情结由来已久,根深蒂固。千百年来,无论是达官贵人抑或是俗子凡夫,无不看十里春风,言笑晏晏,文人雅士,对春尤其推崇备至,面对春风中的妩媚,苏东坡说“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一当花落春残,绿肥红瘦,则立刻显得“无可奈何花落去”“长恨春归无觅处”。在诸多爱春、惜春的古典诗词中,秦观的《望海潮·洛阳怀古》却独辟蹊径:“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被誉为词坛婉约圣手的他,面对自然界中东风拂煦,想得更多的是骀荡春风里的暗香疏影,标志着一年一岁的年华暗换,从而陡增光阴易逝、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秦观的这首词作,写于宋元丰五年。彼时三十四岁的他从汴京出发,行程一千五百里,费时二十多天赴黄州看望大他十三岁的恩师苏轼,途经洛阳正值暮春,各色牡丹开得正艳。心思柔婉的秦观触景生情,想到恩师被贬谪黄州,归期杳然,而自己年逾而立,汴京礼部春试又名落孙山,有负先生的殷殷嘱托,转眼又是一季年华暗换……此中,既有对韶华易逝、时不我待的追问,亦有对自己以往庸碌无为的鞭挞。返程之后,他果然宵衣旰食,闭门苦读,准备应试,终于在三年之后三十七岁时金榜题名,登科入仕。

“东风暗换年华。”读起来似乎从容淡定,实则意蕴悠长。人生看似好长,却又短如春梦,“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年轻时似乎有大把的时光去挥霍,不必计较生活中的一城一池,然而转眼就是两鬓含霜,垂垂老矣,顿觉有那么多要做的事情来不及去做,那么多要去的地方还没有光顾,那么多书还没有去细读,却已落花匆匆,流年似水,可谓“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中世纪的思想家奥古斯丁曾说过:“时间究竟是什么?假使人家不问我,我像很明了。假使要我解释起来,我就茫无头绪。”两千五百年前,孔子也曾望河兴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位儒家圣人的话,含有对时间如流水、一去而不复返的体悟,却并没有阐明时间是什么。“时光如白驹过隙”,也只是说了时间流逝之快,只在恍惚倥偬之间,去而不返,年复一年的“暗换”,“曾不知老之将至”。于是,先行者们在逐时之路上无不循循善诱告诫后人,“莫惜金缕衣”要“惜取少年时”。古往今来,告诫人们的“惜时篇”可谓浩如烟海,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类文明诞生和发展的脉络。

历史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既开拓了人的视野,又激励更多的人惜时如金,且行且珍惜,以勤劳和智慧,去创造更美好的生活。然而现今生活中,无端浪费乃至挥霍时间的现象依然俯拾皆是,常常让我心中为之一凛。时间是最伟大的书写者,就在一些人大把大把地挥霍时间的同时,历史像潮水汹涌澎湃,时代的列车滚滚向前,21世纪的中国正焕发出强大的生机与活力。有幸处在这个伟大新时代的每一个中国人,理应精神抖擞,成为一个奋斗者、建设者。如若终日耽于毫无意义的嬉笑欢娱之中,岂不自暴自弃地成了一个落伍者,与如火如荼、风云集会的新时代渐行渐远?

读古人书,会让今人对自然风物有更多的关注,对季节变换的体察也更敏感。春暖花开的季节,处处有花在绽放,但是花开有期,桃李芬芳的时候,紫藤尚且相互缠绕着默默无闻,暗淡如枯柴,但不久亦会开出大串大串紫色的花朵,暗香浮动。花与人同理,有人成功趁早,有人大器晚成,但无论是早还是晚,总不该放弃今日的努力。“今日”的宝库中,蕴藏着以往诸个时代的瑰宝,众多思想家、发明家、文人、雅士都曾把他们努力奋斗的成果,奉献给了“今日”,放弃“今日”,就是放下了时间,诚如莎士比亚所言:“放弃时间的人,时间也会放弃他。”大千世界熙熙攘攘,眼花缭乱,幸运儿毕竟是极少数,众多的人当数普通的平民百姓。他们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尽管能力有大小,只要能在不同的岗位上,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着、奋斗着,就足以让人称道。能将个人的意志和精神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活得充实、自然、真诚、潇洒,让这个世界上更多美好的东西,把自己从混沌之中带进一个全新的空间,一个自己从前无法企及的精神高度,才不枉在这个世界走过一回。苏轼年近六旬时,被贬谪惠州,此中劫难一般人难以承受。可是他却在诗中写道:“醉饱高眠真事业,此生有味在三余。”此“三余”者,典出陈寿《三国志·魏志·董遇传》:“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时之余。”意在告诫人们,要充分利用一切空余时间读书上进,以求得自身生活与事业的圆满。苏轼的一生,可谓命运多舛,但是他从不自暴自弃,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中,都以豁达的胸襟包容生活中的一切,所以不但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活出了精彩,千余年后的今日,仍让有识之士高山仰止。

随着年龄进入老境,这些年来看花的心情也渐渐有了变化,不会因千红万紫欣喜,也不为落英缤纷而感伤,花儿们既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那么理应随流年的“暗换”,“嫁与东风不用媒”了。以季节喻人,人生也有四季,吾辈的年龄,似该进入黄叶飘零的晚秋了,所幸当此之时,正值新时代,改革开放的热浪如冲决闸门的潮水奔腾向前。作为一个写作者,尽管体弱力衰,还要激情饱满地用自己的文字去讴歌新时代,传播正能量,弘扬当代中国的价值观,以微薄之力,同全国人民一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让华夏大地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