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为读者服务是唯一出路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张陵  2018年10月10日07:55

文艺评论最基本的关系,说到底就是把作品与读者联系起来,把作家与社会联系起来。在这个关系中,读者是服务重心,社会需要是服务优先。忘记这个关系,或者想颠倒调换这个关系,文艺评论就会忙乱出错,就会出毛病。社会最大的不满意就是文艺评论放着作家、读者不管,而跑去为市场服务。

现在电影评论仍然流行着“社会效益与票房相统一”的理念。说白一点就是一部优秀作品要有好的社会效益,也要有好的经济效益。这话听上去无懈可击,其实潜藏不良动机。一部作品追求票房、追求经济效益,只和投资人、制片人有关,和观众无关,也和文艺评论无关。在资本和市场如此强势的情况下,把两个不相关的概念捆绑并列在一起,作为文艺评论的新理念推广,最终结果一定是为市场忽悠吆喝,为人家数钱,失掉了文艺评论的品格和威信。

美术书法评论这些年更是走了大弯路。由于资本运作需要,这些年美术书法领域集中活跃着大量的资金,绑架了不少艺术家,也绑架了不少评论家。很多时候,文艺评论直接宣扬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成了市场的“奴隶”。宣传美术家书法家的思想艺术成就不用心,宣扬艺术品的拍卖价则很起劲,参与市场炒作很积极,目的就是让人记住作品值多少钱,用钱去衡量艺术品的价值。眼里没有读者,没有美的追求,没有社会文化需要,只有金钱。这与文艺评论的正确方向背道而驰。

离资本和市场好像比较远的文学评论,其实问题也不少,也存在被市场“奴化”的风险。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对所谓“官场小说”的宣扬。“官场小说”歪曲和丑化当代政治生活,把当代政治生活描写成尔虞我诈、溜须拍马、权谋纵横、缺乏道德的名利场所,宣扬了封建官场的腐朽文化。但这类流行小说对读者有很大的迷惑性和诱惑性,一时很受欢迎,也很有市场。文学评论本应站在时代先进思想文化的高度,帮助读者辨别真假、分清是非,正确认识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活,选择一些真实准确反映现实政治生活的好作品。结果,文学评论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把“官场小说”当做好作品来鼓吹,甚至把那些坚持深入生活、正确反映和揭示当代政治生活的矛盾冲突、塑造时代“新人”形象的作品,统统归入“官场小说”,严重误导了读者。

还有一些文艺评论看上去很清高,不沾铜臭,不迎合市场,但也不服务于作家和读者,而是主要用来服务评论家自己。现在的文艺评论家群体,都受过系统教育,学问功底都比较深厚,不是硕士就是博士,还有很多是硕导博导。这本是当代文艺评论的优势。所谓的“学院派”批评,不好好研读作品,抓住其中自己得意的某一点生发开去,任意发挥,不着边际,强加概念,指鹿为马。评论与作品无关,只宣讲自己的研究观点,把作品强行纳入自己的理论思想体系,突出的是评论者“自我”,满足的是“自我”需求,而不是作家作品和社会读者的需要。其实这不光是一个文艺评论方法的问题,长此以往,文艺评论就会远离时代生活的实际,远离文艺创作的实际,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本,必将枯竭凋零。

文艺评论要健身强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摆正基本关系,努力建构以读者为中心的评论思想体系,坚持为读者服务。服务好读者,文艺评论才能与时代和社会的前进脚步保持协调一致,才能满足时代和社会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