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作品>>散文

让笑声染红夕阳

2018年04月15日09:00 来源:湖南日报 谭谈

不觉间,朋友中的你我,尝尽了人生的酸苦甜辣,阅尽了世间的春光秋色,走进了人生的晚秋。这时候,长大了的儿女们,一个个离你而去,去打拼他们的人生,经营他们的家庭。每天,空荡荡的家中,只有你和老伴的身影在晃动。我曾不止一次对朋友们说:“我住的这个小院,是两个老人和一条狗。”

某一天,与我们朝夕相伴了4年多的狗,突然走失了。为此,我惆怅了多日。忍不住写了一篇小散文《狗伴》,倾吐对它的思念,发在微信朋友圈里,引起大家的热议。后被《湖南散文》杂志的朋友相中,将它发表在2017年第4期上。近日,又有江苏的刊物选中了它。

这些年来,物资生活越来越丰富。走入暮年的你我,最渴望的,是精神生活的多彩。前两年暑期,朋友邀我到云南小住,以便躲过湘地的炎炎暑日。同往的是老友罗坝东和他的老伴。那里确是避暑的妙地。在湖南的高山上气温也低,天气也凉,但空气湿度大,高山上潮湿。而云贵高地天凉气爽,舒服极了。然而,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住的时日一久,每天是三看:看书,看电视,看微信;两走:早、晚在深山老林里行走。周围的年轻人都要上班,无法陪我们搞其他活动。只有我们两对老伴,4个老人。这时候,我就想,世上哪里有一个老人村就好啊!老人们相伴在一起,说话有人倾听,散步有人陪伴,生病了相互关照。让老者的笑声,把人生的夕阳染红。

“你别做梦了。”老伴嘲笑我。

“这是梦吗?”我在心里不止一次地问自己。

某一天,邀请我们去他的领地小住的湾田集团董事长刘祖长来住地看我。无意间,我与他聊起了心中的这个梦。

“这不是梦。”祖长说,“这里确实腾不出房子来了。但我在贵州黔西的百里杜鹃风景区有一个煤矿,因种种原因停产好几年了。那里房子多,你可以喊好多朋友到那里去住。”

接着,他就安排车子并派人陪同我们去那里实地察看……

于是,就有了我对这个避暑村的构想。

我想,走过了人生春雨秋风的你我,品尝了多少人生的酸甜苦辣。心中,藏有多少人生故事要对人倾诉啊!我们这个村里,可不可以开辟一个人生故事小讲台,定期或不定期,请心中装满人生故事的你我,走上这个小讲台,一吐而快呢?你我这个群里,有写书的,有编书的,有印书的,到时候,让你我心中那些有特色、有意义、能激励人的人生故事,从小讲台走进大社会呢?我们编一套人生故事丛书。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能独立成书的就印单行本。不能独立成书者,择其精华的片段,则合编成册。前人的路是后人的书,将自己人生的经验与教训,将自己对人生感悟与体验记录下来,作为财富,留给后辈,留给社会。岂不乐哉?

我想,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迈过了花甲,步入了古稀,思维迟钝了。最可怕的,是患上老年痴呆。我们村里,可不可以定期或不间断地举办智力体育比赛?组织打扑克、下象棋、搓麻将的活动,不断地刺激大脑,活跃智力。

我还想,我们这个村,地处黔西百里杜鹃风景区,又毗邻百里乌江画廊,可不可以经常组织到周边风景地旅游旅游?让大自然的绚丽风光,为自己的晚年生活增添色彩,回来后写下自己的感悟与心得。

我们这个村,说是抱团避暑,又何尝不是抱团避孤、抱团寻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