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山中杂记

2018年04月13日11:17 来源:中国作家网 兰宏伟

踩着冬的尾巴,怀揣着一对矛盾的兄弟(既有对冬的留恋,又有对春的向往)行走在大山间。尽管冬日里难得阳光温和地抚摸着每一个人的额头,可却抵挡不住大山宽广的胸怀,寒意时时袭来,人不禁抱怨自己,对春的感情似乎多了几许。

十五未过,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并不是很多。虽然在这条熟悉的路上走过了多次,但,那山,那水,给人的总是和外面世界不一样。到了这里,你的心扉不自觉地就会打开,下意识地去吮吸那股山环水、水绕山、山水交融包容万物的气息。站在堤坝上远眺,山把那一汪绿幽幽的水抚平了,揽入怀中,自己惬意地不时伸伸懒腰,在水的某处露出肌肤一部分,那样的可人。水更是羞涩地不行,它红着脸,安逸地躺在山的怀抱里,脸上泛起的阵阵酒窝,若影若现的藏在岸边倒过来的树丛中。

山路越来越窄,弯道越来越多,闪过前面的山坳,竟然看到了一座现代文明浇筑的村落。村里的一户人家正在办喜事,弯弯曲曲地路旁,停靠着各色小车,延绵到很远。锅灶间炉膛边,升腾的火苗,滚烫热气,夹着着主妇们不时爽朗的笑声。男人们早已停止了旁边院落里楚汉之间那场你死我活的拼杀。此时,数百双眼睛都集中在这院子中那大红帐篷下,一场婚礼正在进行。男主人纯朴的致辞在山间回荡,这种场景只有在这山中才有。相信,来贺喜的宾客和一对新人一定会记住这激动的时刻,大山作证,将祝'福传送。或许若干年后,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在山的某个角落可能还会偶遇自己那甜蜜的笑声,回想起今天这场山为媒水为证的婚礼。

行走山间,车上的音乐里阿宝那农业重金属的词句不时响起,车窗外依然是古朴田园世界。尽现代文明的影子不时闪烁,可距离拉远了这里的一切,让他们的脚步如此的悠闲和缓慢。

路转溪头,笔直的小路闪现。一头牛挡住了去路。那是一头未成年的幼牛,两只角刚长出来,一条老长的绳子足以让它可以在在这条路的周围来回巡视,似有此路是我开的味道。见到车来,它两眼圆瞪,对我们的到来,好像没有一丝的欢迎,在路上晃荡着,始终在中线的左右徘徊,终不肯让道。驾驶着现代科技制造机器,恪守对牛弹琴的古训,让人很难找到与它谈话的切入点。相持了很久,牛似乎厌倦了和对手这样静静相对的状态,很不情愿地走开,甩甩尾巴,潇洒地踱倒了一边,让我们过去了。

一丛丛竹林在冬的干涩中透漏着生机。溪边两只石雕乌龟不知沉浸了多少年,此刻正在尽情享受甘洌泉水的'滋润。路边小院里,除了青砖绿瓦外,更多的是砖和土坯混合的小屋子。主人们大概都不在家,留下了一群小鸡在院子里啄食嘻嘻。隔着篱笆墙,一只小狗发现了我们这几个陌生人,远远地躲在篱笆后象征性汪汪的叫了几声后,目送我们走远了,大概又回到它那舒适的小窝,享受阳光去个了吧。这让我想起了两句话“柴门闻犬吠,俱是寻春人”。转到屋后,整齐地摆了一溜木箱,那是养蜂用的,不知此时蜂们去了哪里?

远处山上是一大片的栗子林,枝头早已是萧条一片,可树下却是另一番景象,满地金黄的叶子一直铺到坡顶,人跳上去,脚踩在上面,软软地,舒服极了。

一群不知名的小鸟,一大片橙黄色脑袋和尾巴,红色的身体,在草丛中欢快地蹦来蹦去,看到有人来了,赶紧又嗖地飞到另一边。顺着它们飞去的方向,是一块枸杞园。

枝头摇曳着没有摘尽的枸杞,红红的, 散落在灰黄的冬里,经历了霜寒的考验,那样的显眼。禁不住摘一个放在嘴里,酸酸的, 别有一番味道。除了它们,枝头上的花蕾早已是含苞待放,嫩芽冲开束缚,露出头四下张望,园子里装扮出一抹绿来。

踩着积雪刚融化的山路,人不时打着趔趄,却心里踏实地向上攀。看着岩边石上开着小花,听着深涧里潺潺的流水声,仔细往下瞧,在僻静的小角落里,天然的形成的冰块,还没来的及消融,绽放的冰花粒粒晶莹剔透,石缝里挤出的溪水映衬着它,如颗颗碧玉,熠熠夺目。这景,这声,真叫人心里美滋滋的,别提多舒坦了。

回城的路,我们选了别样的一跳条。顺着水库大坝蜿蜒而上,回头望去,还可以看到刚来时的路,依然躺在脚下,向山里延伸。细细一想,走走还能还能看见走过的路,只有在这山里才有如此待遇,真是难得!

前面一块巨石好似从中被活活劈开,远处乍看,好像没路了,车到山前,峰回路转,在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背后,又是另一番情景。人在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同时,不禁要敬佩那些开路者的智慧和勇敢,是他们在大自然中因时就势,为我们造就了这美不胜收的景象。

从两石的夹缝穿过,一片开阔境地铺面而来,崖壁上白色的野桃花不需一丝绿做陪衬,次第的挂满枝头。密密的树林依坡而生,中间空旷坡地上一大片金黄,那是早春油菜花耐不住冬的寂寞,倔强的开放。在这山与天的交汇处,一只雄鹰正一飞冲天,翱翔天际,整个水库都成了它雄壮的背景。

行车在姜眉路上,身后的水库大坝,那凝结了父辈们改造大自然,利用大自然辛勤汗水的见证渐行渐远。

午后的斜阳一路目送我们离去,方才安详地落入大山的怀抱,静静地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