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水泥厂的女搬运工

2018年04月11日12:13 来源:中国作家网 红精灵

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来颜色,汗水一滴滴顺着身子往下滴,往往是还没等滴下去,就已经凝结在沾满水泥的衣服上。肩上的水泥包一次次比一次还沉,踩着摇晃的跳板,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云里,雾里。来成品库装水泥已经三月有余,除了正常的八小时工作外,我都泡在成品库,和一帮男人一起做搬运工,出苦力。日子从指缝中漏出,一起漏出还有时光,记忆,那些烙进骨缝中的痛楚。

汗水湿透脚丫子,鞋子,身上所有的衣服,从每个毛孔中往外冒。已经上了八个小时的班,刚下了早班,广播站通知,装水泥的车已经停在成品库站台。业余装车的人员,需要马上到站台集合。我急匆匆跑到宿舍,洗了一把脸,从床底下拿起一条破麻袋,就往站台的方向跑去。水泥厂的成品库,在厂区的最后边,靠近一条蜿蜒的山区水泥路,方便进出。

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集合,负责点人数的段长,正在一个个登记。我急匆匆的跑进队伍,由于跑得有点急,一下子冲到一个人身上,差点就摔倒,一下子引起哄堂大笑。我赶紧稳住自己,摇晃的身子。装卸的人都是自由的,一般都是水泥厂的工人歇班的时候,自愿参加,没有固定的人数。

记得第一次装卸的情景,女生装卸在全厂是第一次,大家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一起看热闹的还有大部分女生。没人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生,能干动这大老爷们干的活,宿舍的姐妹都说我疯了。我苦笑一下,我不是疯了,我是急着挣钱啊。一个月一百零五元的工资,四十五元是发一个月的饭票,剩下的六十元,我需要寄五十元回去,十元钱,是我一个月的各种费用。

父母生前多病,下世之后,家里还有不少外债,我必须肩负起还债的重任。水泥厂八小时之外,时间是自由的,自由的时间除了爬山,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远在山区里的水泥厂,周围没有树木,溪水,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唯一去过的后山,光秃秃的除了石头就是长满酸枣树和荆棘。唯一通外村外的水泥路,随着山路盘旋着,要出去一次要走好远好远的山路。

第一袋水泥上肩的时候,心里其实是胆怯的,恐惧的,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做出的冲动决定。周围的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我,像是看舞台上出场的小丑。我戴上口罩,帽子,说起这个帽子,第一看到的时候,有点想笑出来的感觉,很像是露天电影中,日本鬼子戴的那种,只不过黄色的,换成蓝色的,和水泥的颜色,倒是很接近。下面耷拉下来的部分,刚好围到脖子。

戴上口罩,手套,把帽子围好。水泥成堆的码在那里,有一人多高,看着人给我示范。先是弯下腰,然后有一个人把水泥放到肩膀上,再慢慢起身走到站台边,顺着两块斜着伸到车厢上的木板,一步步的走上去,车上有人专门接住码放。看起来并不是很难,我学着别人的样子,弯下腰,你行吗?人群中,不少人质疑,我行吗?我也一样在心里问自己。

我行,我行,我必须行!第一袋水泥放到肩膀上,沉甸甸压在身上,如同一座山,我单薄瘦弱的身子一下子窜到一边去,旁边有人赶紧扶住我肩膀上的水泥。我稳了稳脚下的步子,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走到站台旁边,我试着用脚踩了踩斜靠在站台木板,小心翼翼的踩上去。来到车厢上,车上的人赶紧伸手接住,车厢下的人群中一阵呼啸,没人看到我眼中流下的泪珠。

从第一次装车,到如今早已经熟练,我纤瘦的身子依然每天穿梭在成品库的站台。从之前需要人帮忙,到现在轻车熟路,水泥厂的姐妹都说我疯了,想钱想疯了,谁有知道,我曾经有多少日子食不果腹。那些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日子,填补了我所有有关于饥饿的回忆。作为一位水泥厂的女搬运工,我必须活出自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