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收获

2018年04月11日11:57 来源:中国作家网 邝信

老童退休后,想到自己从小喜欢书法,只是先后忙于学业和工作,没空闲练,如今有的是时间,便报名参加了一个书法培训班。他没指望培出什么大名堂,只图老有所为,小日子过得充实点而已。培训一些时日后,老师推荐了一些学员的书法作品参加县老年文化协会组织的书法竞赛,老童的作品“初心不忘,老有所为”获得优胜奖,其大名“童铭”还登上了县里的报纸,让老童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一天,老童突然收到一封寄自北京来信,信封上赫然印有“喜从信来”的字样,拆开,是一张恭贺老童的书法作品被某著名书画家学会评为金奖的喜报。同时告知,其作品有幸入选书画家精品集。随信还有一张漂亮的请柬,邀请老童三个月后去北京的标志性豪华宾馆参加颁奖大会。老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幅在小县城只评为优胜奖的作品,为何能在北京的书画家学会评上金奖?北京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可是首都啊。也许,是小县城的评委水平有限,眼睛里夹了豆豉吧。老童左思右想,总算有了答案。当然,订购精品集和参加颁奖大会是要交费的,精品集订购费每本685元,入选者按优惠价485元,多订不限。参会者每人需交会务费4980元(含报名费、获奖证书、奖牌制作费、活动费等,不含往返路费)。如因特殊情况不能亲临大会获奖,可寄去不含活动费的会务费2980元,举办方保证将奖品邮寄给获奖者……对于要寄钱,老童倒没多想,就把钱寄过去了。自己每个月有好几千块钱的退休金,拿出这点钱不心疼!不过,颁奖大会老童没去参加,这倒不是因为舍不得钱,而是时间不凑巧:他养了一条宠物狗,每天要给它喂食,牵出去拉屎拉尿,而老伴儿到深圳女儿家带外孙去了,自己实在走不开!于是,选择了由举办方把奖品寄来的方式。

没多久,举办方果然把奖牌、证书等从北京寄过来了,而后又如期寄来了厚厚的精品集。更令人意外惊喜的是,包裹中还有聘任老童为书画家学会艺术家委员会副主席的聘任说明书一份,聘任表格一张,老童入选书画名家大典的通知一份。这是真的,还是做梦?老童浮想联翩,夜不能寐。记得培训班的老师说过,别看来这里的学员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学书法只是图个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可说不定也可能大器晚成,收获意想不到的大成就。例如,国外有美国的摩西奶奶,80岁拿起画笔,结果把自己画进了纽约开个展,美国邮政还特地为她发行邮票,使她成了路人皆知的著名老太太;住在澳大利亚一个与世隔绝社区的艾米丽?肯瓦芮,80岁以后才开始专心画画,但她却获得巨大的成功,成为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史上最杰出的艺术家。又如,国内有河南南阳方城县的村民常秀峰奶奶,70多才开始绘画,结果呢,一次在香港开个人画展,两次被请上“鲁豫有约”,连法国著名摄影师鲁斯本、台湾的马英九先生都分别收藏了她的画作……人的潜力往往连自己也不明真相呀,我老童比那些七八十岁才学书画的成功人士还年轻一二十岁呢,谁说我就成不了晚成的大器!

又当然,应聘副主席也是要交费的,一聘三年需交3900元,终身任职6900元。名家大典的订购费和精品集差不离。老童第二天就跑到邮局,把接受当艺委会副主席和订购名家大典的款项以及填写好表格寄走了。不过,他没有选择当终身副主席,而是当三年,这也不是舍不得钱,就连当个协会会员也要缴纳会费呢,何况副主席!但他是觉得搞领导干部终身制不太合时宜,还是先当他三年副主席再说。几天后,老童果真收到了盖着鲜红公章的烫金聘书,一个上有聘任老童为书画学会艺术家委员会副主席字样的镀金金盘和安放金盘的金色脚架。老童把镀金金盘架在客厅带玻璃窗门橱柜中央醒目位置,顿时觉得满庭生辉。哎呀,我当副主席了!大器晚成了!自此,老童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昂首挺胸,笑在眉头喜在心。前来串门的亲朋戚友看到这个镀金金盘,无不惊讶不已,嚷闹着要求老童摆酒庆贺。找不到推脱理由的老童,索性在附近的金达酒楼摆了十五围台,一结算,花费近两万元。亲友们却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这点钱,恐怕比不上副主席一个月的薪水多吧?刚上任,哪有那么快领到薪水。老童的回答含糊其辞。饮罢庆宴酒回到家里,老童又情不自禁地用手机将聘书和镀金金盘拍下来,晒到微信墨友群里,引来一大帮墨友的连连点赞、祝贺和喝彩。有的赞颂:“六秩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闻!”有的惊叹:“老童的潜力被挖掘出来了!”

沉浸在巨大的欢乐中的老童,不久又收到了来自北京的喜信:他的参赛新作、经书画家学会评委们的认真评审,好中选优,被评为一等奖。当然,还需要寄去一笔比上次更多的获奖证书、奖牌制作费、订购书画家精品集费以及参加颁奖大会的会务费。随信寄来的获奖样稿,是楷书“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落款为“岭南童铭”。令老童奇怪的是,他压根就没有寄过任何作品去参赛。岭南的老童,何止我一个,这肯定是由于参赛作品太多,工作人员忙中寄错所致。于是,老童赶忙写信说明情况,连同获奖样稿寄一同回对方。不曾想回信寄出没几个月,新的喜信又红叶一般从北京飞到了他的手中:老童的参赛佳作、行书“少年能得志,大器可晚成”,经书画家学会评委们的精心评审,优中挑优,被评为特等奖……又是一幅张冠李戴的作品!工作人员怎么一错再错?老童百思不得其解。这时,有的墨友通过微信私聊提醒他:老童呀,这可能是骗局,人家挖掘的恐怕不是你的“潜力”,而是你的“钱力”!如果真是这样,这种好事就会不断地找上你!老童感到心里底气不足了,便打电话到对方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同名人多,难免出错。正当老童将信将疑,另有墨友在群聊里晒出收到这家书画家学会艺术家委员会副主席聘任说明书的图片,证实“只要掏钱,怎么都行,副主席谁都能当”。

打这以后,老童把橱柜里的镀金金盘下了架,再也没提过自己参赛书法作品获奖、当了副主席的事。各类喜信依然像秋天的落叶陆陆续续向他飘来,他连看也懒得看。心里终于明白,自己退休金再多,也担当不起呦!谈起参加书法培训的心得,只是说:大器晚成,毕竟是凤毛麟角;我的收获是,初心不忘,老有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