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盛年》:盛年不在,何以解忧?

——评秦巴子的短篇小说《盛年》

2018年03月07日14:46 来源:中国作家网 曹昱陆

秦巴子是一位充满个性的实力派作家。近年来,他自由的穿梭在诗歌与小说的不同场域,总能够不断地给读者带来惊喜。原载《广州文艺》2018年第2期的短篇小说《盛年》是他的新作,小说写得简单却不简约,在淡淡的忧伤中透露出了深沉的哲思,给人以温婉的审美体验。

在短篇小说《盛年》中,秦巴子以他者的眼光,借助第三人称,为读者讲述了一个关乎现实生活的情感世界与艺术生活的精神追求间的小故事。整个小说叙述平稳,情节错落有致。最为巧妙地是,作者将人物的情感包裹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显得隐秘而含蓄,但却让人产生极大地震撼。与此同时,小说将情感纠葛与人性的复杂,从容不迫的逐一展现给了读者,使文本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小说伊始,就牢牢地粘住了读者的眼球。作者从画家老古的意外死亡写起,以倒叙的方式为我们讲述了老古短暂而富有故事性的一生。老古是一位极具浪漫气质的画家,盛年是老古的名字。自幼喜欢绘画的老古,有着独特的艺术追求和对诗意生活的寻觅。他行走在现实与梦想的道路上,在工厂子弟小学他与同为大龄女青年的王荣邂逅了人生中的一段爱情,经过短暂的甜蜜之后,他们有了孩子古樵。美好的生活看似一帆风顺,然而,心怀梦想的盛年并不甘心如此,在孩子出生几个月,老古就自费到北京进修去了。生活的重担压在了王荣一个人的肩上,但一心想成为艺术家的老古却不以为然,继续沿着脱俗的艺术生活行进,“画画、看展览、参加同行的聚会、喝酒聊天高谈阔论”,全然不顾生活的拮据,倍感失望的王荣选择了与老古离婚。从文本中,我们不难看出,王荣对古盛年并不是没有感情,即使在两人离婚后,她还有意无意的去关心老古的生活,甚至借着外出的机会偷偷的跑去看老古。很显然,王荣对老古还是有感情的,但是王荣却是一位现实的物质主义者。面对严峻的现实生活,她选择了屈服生活,离开老古。为之相反的是,老古对残酷现实的淡然态度,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老古走的毅然决然,虽然孤独落寞,但他并没有放弃梦想。小说对老古这个人物的刻画颇为讲究,文章中老古说的话并不多,但通过一系列的细节描写,将老古这个为艺术而生的人物雕刻的入木三分。小说中的老古是一位具有双面性的人物形象,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老古对梦想的执着追求和坚持不懈;另一方面,我们显然可以感觉到,老古身上的缺憾,他缺乏对现实生活的正确认知,特别是对家庭的照顾不够。所以说,作者对老古的刻画是费了心思的,老古身上承载着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敏锐观察。老古是时代背景潮流下的部分艺术青年的现实缩影,在艺术与生活中,他没能正确处理好二者的关系。

在世俗的生活中,老古是一个脱俗的另类。他对艺术的追求是纯粹的,但缺乏对现实的冷静思考。如果说王荣是老古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那么刘畅应该就是第二个。刘畅出现的时候,老古在绘画界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尽管刘畅对老古的好感不夹杂任何物质因素,但对前妻王荣来说,心里难免有些不平。因为老古他过苦日子的是自己,儿子也是自己帮他养的,但他的名利和好处自己却享受不到。实际上来看,虽然算不上大富的刘畅,经营着几间小公司,稳定的收入让她对婚姻的追求更多的是来自精神。三十六岁的刘畅在自己的本命年与老古相遇,让她的情感与灵魂都得到了极大地满足。“看老古画画,和老古聊天,听老古讲艺术,听他分析作品……”,让她完全沉浸在这种深度的精神交流与灵魂交融之中,她等待着老古向自己求婚,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温馨的幸福,老古就毫无预兆地突然走了。刘畅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与痛苦当中,就在这时,老古的前妻王荣打来电话要与刘畅谈谈,木然的刘畅问谈什么?王荣说要谈老古的一流的画作,小说中说刘畅的身体突然有种被刺痛的感觉,哇地哭了出来……小说写到王荣与刘畅相约见面就戛然而止了,但小说却留给了读者无限的遐想和深沉的思考。在此,笔者认为,刘畅是被现实刺痛了。回顾老古的两段感情生活,一个是物质的,另一个则是精神的。一生为追求纯粹艺术的老古,并没有逃离世俗的生活怪圈,即使在自己去世后,他的艺术画作首当其冲成了世俗生活中人的现实考虑。小说写得很节制,作者并没有发表太多的议论,甚至是没有表态。只是以小说的形式将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存在客观的展现了出来,隐隐约约的情感交织着小说的深层意蕴,发人深思。

短篇小说《盛年》是秦巴子审视现实生活的沉思之作,它富有现代生活气息,沾染着世俗与梦想的双重意蕴。盛年不在,何以解忧?小说的主题深沉而巧妙,既包含作者对人物遭遇的感慨,又暗藏着对现实生活的诘问。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言“发现唯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乃是小说唯一存在的理由。”诚然,小说《盛年》就是秦巴子对现实生活的独特发现,它散发着文学的味道,让人读来回味无穷。